阁下有雪

喜欢各种虐 cp:甜文批发部

  动态歌词:大大澄将军

有的爱,是为了别离

空中,天雷滚滚隐而不发。

远香衣下的血肉一寸寸被光阴侵蚀,想来魂飞魄散应该是极痛的,连她这样刚强的人也忍不住的皱眉。

“您是在半壁山河捡到我的,教我读书写字,教我习武计谋,最后,甚至让我一个外族人掌管了日盲族。”

“族史中记载,说您曾指点江山、算无遗策,是一段精彩绝伦的传奇,可在我的记忆中,您从来没有开怀过。心是一座无解的牢笼,您直到死的时候,依然没有放过自己,清醒的沉沦在痛苦与悔恨之中……”

“我想改变这一切,我想摆正您的一生,我想将传奇延续下去。”

“哪怕,要我付出一切……”

字字殷殷,情真恳切。千叶传奇轻掩日轮,注视着眼前人,面上分毫不露,开口试探:“哦?这么说,姑娘是来自未来。”

远香看着他,而后缓缓笑了出来,“银绝姑姑说,您曾经非常高傲、不好相处,我这些日子相处才知道,原来是真的啊……”

漏洞百出的推托之词,此人身份成谜,时而睥睨,时而软语,这一切动机到达为何?千叶传奇迅速盘算局面,却突觉一阵心痛难忍。

一道天雷炸裂在脚边,远香抬头看向漫天雷霆,天命已改便需要付出代价。

迷失在过去的时间里,这世上再无人会记住她,一切的痕迹都将消失无迹——这世上再也不会有她。

最后一瞬间,只想再看故人最后一眼。

远香垂首望向千叶传奇,明明还有万语千言未说,可时至此刻,却忽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,福至心灵一刻,她突然明白什么是,再回首已是百年身。

“您以前教导我,人的感情是带条件的,不能奢求旁人没有要求就对自己付出感情。”

刹那,时限已至,万雷齐下,耀目光华席卷天地,让人不得睁眼。

千叶传奇看着那人淹没在光芒中,急转后退避开漫天雷霆。

一道雷鸣震撼天地,随后空间只剩死寂,天地间再也没有那道消瘦的身影。

千叶传奇竟也有些恍惚,耳畔似乎听到了她的最后一句话。却又无法分辨是否真切。

——“祖父,我深爱您,没有任何条件……”

 

ps:我昨天和基友聊天,说到一句话:在这世上所有的爱都是为了相聚,唯有父母的爱是为了别离。我突然想,千叶要是有个儿砸…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写成这样,我脑子里其实一片空白……捂脸


远香其实是出自:欲采远香无觅处,拿舟惊起两凫鹥。——《莲花》宋·方一夔

【迹冥】【视频】泊雁

  BGM:泊雁by晃儿、南风ZJN(纯歌版)


  PS:和薪九太太的换粮,感谢太太愿意和我换!@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 

  

  之前剪过香剑吟,是以地冥视角讲述,本视频是以天迹的角度来讲述,展现他的心理,剧情和原剧不尽相似,算是微剧了?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简介:天迹和地冥在地牢相识、相恋,之后天哥因缘际会被关进天宙之间,等他出来时,地冥已经被玄尊洗脑成功,天迹发现地冥性情大变,总是做坏事,但是他心里依然爱地冥。他牵绊着地冥,于是玄尊为掌握地冥,洗去了天迹的记忆,之后玄尊被失控的天迹杀了,地冥为他隐瞒真相,天哥后来恢复记忆,地冥殉道而死,天哥也很累了……他在什么都不知道中,失去了珍视的一切……

  
https://【【霹雳布袋戏】【迹冥】泊雁 丨天迹X地冥  丨隔着莽莽江湖 隔千万人相拥  那日我浑浑噩噩 撞见明景天色-哔哩哔哩】 https://b23.tv/k47oZ8F 

  


【万千】视频:打败他并拖回来成亲的可能性

BGM:红颜殇 

歌词排版:爱吃橘子的小竹子 

剧情: 

让我们换个脑洞,假如是千叶和长空并不存在同族的上下属关系,长空只是个隐居山林,偶尔出来当杀手赚钱,然后接着隐居山林的宅男,在有一次出任务的时候,千叶曾经救过他一次,因此两人相识,但长空太宅了,只想拿了钱就咸鱼瘫,并没有对千叶有特殊的感情。 

而千叶对长空一见钟情,几次处理炮灰时,刻意将人引到长空隐居的山下,让长空不得不出来帮忙杀人,他三番五次邀请长空到日盲族都被无情拒绝,决心一定要得到这个人。如何得到一个人,当然是打败他,拖回去!


BGM:风摧雨

大概就是一对小夫妻,本来恩恩爱爱的,然后长空嘎嘣死了……


嗨,绯闻女友!十

   

  众所周知,电视剧、电影并不是顺拍的,而是按照场景和剧本安排来拍摄的,所以,杨紫和张艺兴的第一场就是离别的时刻。

  革命情侣的离别,没有太多的依依惜别,却又有千言万语在彼此的肢体言语中。

  趁着剧组工作人员还在搭场景,杨紫和张艺兴抓紧时间开始对戏。

  “去吧,一切放心。”杨紫低头认真看着剧本,细细揣摩了几分钟,伸手摸了摸张艺兴的衣领,又拍了怕他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尘。

  张艺兴一手抓着剧本,一手按在杨紫为自己整理衣服的手背:“安心。”

  杨紫被触碰的有些猝不及防,猛地抬头看向他,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后,又连忙对着张艺兴点头,示意没什么事情。

  一旁的导演拍手叫了声好,说:“对,就是这样,这个时候他们两个还没有确认情侣关系,严桥手上这一搭的动作,就让言悦有些惊讶,但是他们是那样的心心相印,所以立刻会意了。”

  辅导也在边上加了一句:“对,这里就是他们确定关系的一幕,你们刚刚表演的非常到位。”

  杨紫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,张艺兴是怎么样的心情不清楚,但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因为入戏,而是因为自己的感情加在里面作祟。

  张艺兴同导演说笑了两句,而后含笑低头看着杨紫,说:“都是杨老师演技好,把我都带进去了。”

  明明从红起来以后,这种话已经听过无数遍了,但张艺兴这样说,杨紫却感觉得到一股真诚,她感觉自己的脸似乎慢慢红了起来,连忙拉开一步距离,若无其事的笑道:“张老师这样的谦虚,我都要不好意思了。”

  张艺兴眨了眨眼,得体的没有再进一步说笑。

  杨紫心里松了一口气,却又忍不住的有些微失望,说不清道不清的心事,她深呼吸了一口,拿出自己作为一名演员的专业素养。

  这一幕戏,两个人的台词加起来不到十句,但是拍却拍了接近一天的时间,太多的细节和眼神戏,来来回回的走戏,琢磨透了每一个画面。

  下戏时,已经快7点了,杨紫刚刚瘫到保姆车上,就听说张艺兴请全组人员喝奶茶,助理提了四杯奶茶回来,和小姐妹们愉快的在老板面前喝了起来。

  杨紫这个戏要求减肥,按照导演的意思,后期起码还要再瘦5-10斤,才能表现出言悦那种饱经风霜的瘦弱又坚韧的感觉。

  所以,杨紫哀嚎着将剧本盖到脸上,夸张的说道:“快别折磨我了。”

  就在这时候,保姆车外,有人敲了敲车门,助理咬着奶茶过去开门,见是张艺兴的助理小哥,先问了一句什么事,又朝里喊了一声:“杨老师,是张老师的助理。”

  杨紫还没回话,小哥已经把提着的奶茶塞到助理手里,回道:“张老师请喝奶茶,嘱咐我给杨老师送一杯。”

  助理姐姐把奶茶递给杨紫,小声道:“我保证不告诉经纪人。”

  杨紫心如擂鼓的接过奶茶,朝助理比了个OK,打开手提袋发现里面是一杯多肉葡萄,没有多肉,而且无糖。

  聊胜于无把,杨紫吸了一口,只觉得心里甜滋滋的。

嗨,绯闻女友!九

献礼剧的围读会上,是继《白昼如夜》杀青后,杨紫第一次见到张艺兴,他们饰演的是一对革命情侣,没有什么过多的亲密言语,却有着那个时代独特的爱意。

“在严桥的心里,家国始终排在第一位,但是,这并不能说明他不爱胡言悦,相反,他们是一对真正的知交、知音、知己,爱情在他们的心中是和理想并行的。”张艺兴早在几天前就读完了剧本,甚至还将原著都认真翻看了一遍。

杨紫点点头,补充道:“是,另外我还看了豆瓣的长评,胡言悦性格里是很胆怯的,她一步步坚定地选择严桥,其实象征着她思想一步步的启迪,虽然剧本里涉及的不多,但确实应该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。”

导演和编剧面面相窥,这样有敬业、刻苦,还能自己理解、共情的演员,用到就证明这部剧成功了一大半。

导演笑呵呵的说:“你们其实理解的已经非常透彻了,这个单元的中心思想是携手,要拍的就是从他们的携手前面中,展现国家一步步的前行步伐。”

编剧看了看坐在一起的两个人,笑着问道:“你们是一起研讨的剧本吗?怎么会理解的这么统一?”

杨紫眨了眨眼,其实在围读会之前,他们没有任何的交流。

这就是心有灵犀吗?杨紫胡思乱想着,突然听到张艺兴笑着回答:“是啊,我微信上还向杨老师请教了好多东西呢。”

杨紫脸猛地一下涨红,她转头就对上了张艺兴带笑的眼睛,四目相看竟一时无言。

杨紫听见自己的心“扑通扑通”的跳,只觉得天地都仿佛在这一刻缩水了,只剩下他和她互相看着对方。


05:00 若只如初见 幸丑年皇稣七夕24H

他们的初见并不算美好。


彼时的北冥皇渊还年幼,由于天生残缺而导致鲲帝特有的"鲲麟附体"提早到来,被父皇北冥宣忌惮不喜,虽然是皇子却过得并不如意。


好在,他是个心宽的人,即使对不公有过怨怼,也并没有真正放在心上,既然山不转来,那我也就不去了,不喜欢我就不喜欢,反正我也不要喜欢父皇。


抱着这样不争不抢的心理,北冥皇渊寂寂的度过了十七年,由于是被波臣铅十三鳞看顾长大,他不像是大多鲲帝那样跋扈,倒生出了一份纯净天然的心。


没有爱恨、不谙世事、不沾权势,他处在权利泥障的中心,却活的仿佛在世外桃源。


直到那一日,他受邀到三皇兄北冥无痕的府邸赴宴,而后被带到回厅欣赏水磷烧,还没迈进门,便听见一道含着惧怕的、颤抖的声音。


“殿下,别……别这样……”


北冥皇渊有那么一瞬间,觉得自己多少有点不合时宜,这不是话本子里的强抢民女,啊,不,听起来是个少年的声音,那就是强抢?民男?还是民鱼?


就,青天白日的,不论怎么样都很离谱啊!


“就是这双手打碎了我的水磷烧。”


三皇兄的声音低低的,像是一把冰冷刺骨的剑刃,北冥皇渊听见那少年颤抖的抽泣声,心里突然冒出一句诗:何处不可怜。


人家摆明了不愿意,三皇兄怎么能强人所难,做这样仗势欺人的恶事。


他加快步伐绕过屏风,正好看见三皇兄抓着那少年的手,以一种观赏物件的目光看着少年,低声说:“就是这双手犯下了大错,真是好美的一双手,值得收藏。”


三皇兄向来喜好收藏珍品,可这少年的双手并不是一件物品,能够被砍下来收藏。


“三皇兄放开他。”北冥皇渊一把甩开北冥无痕的手,抓着少年的手将其扯到自己身侧。


北冥无痕眯起双目,有些不悦的说:“皇渊!你太无礼了!”


少年望着眼前高大的身影,一瞬间就明白只有他能救自己,因此立刻配合的藏到他的身后。


北冥皇渊还以为少年被吓到,侧头温温柔柔的安慰道:“别怕,没事了。”


“皇渊!”北冥无痕提高了声音。


“三皇兄,不过区区一只水磷烧,何必如此动怒呢?”北冥皇渊回头,十分大方的说,“稍后,我便让铅奉上千金以偿,三皇兄你就免了此人的罪吧!”


北冥无痕蹙着眉,有些不甘的往北冥皇渊的身后看去。


北冥皇渊立即展开衣袖,完完全全的挡住少年,说道:“多谢三皇兄,那我先带此人回府了。”


为一个波臣伤了与北冥皇渊的情分不值当,毕竟他虽然不为父皇所喜,但他与流君情非泛泛。北冥无痕立即在心中作出判断,点头回答:“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
北冥皇渊躬身致谢,牵着少年的手转身离开。


这就没事了?少年抬头愣愣的注视着满覆着深蓝鳞片的脸孔。


似是察觉到他的目光,北冥皇渊也侧头看向他,再次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来。


其实北冥皇渊的脸根本就难辨眉目,一眼望过去,实在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,但少年就是觉得他真的好温柔,像一座山一样,挡在自己身前。


“那个,我叫北冥皇渊。”北冥皇渊端着药和水进了屋子。


正在打量四周的少年被惊到,猛然回头看向他,片刻后才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,回答:“我叫八纮稣浥。”


北冥皇渊这才注意到,他长得极为纤细、俊美,尤其是那双浅灰色的眼眸,像是在流君收藏的珍贵琉璃,真正美得不可方物。


“稣浥,真、真好听。”北冥皇渊突然有些害羞,他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,牵起八纮稣浥的手为他清洗涂药。


北冥无痕手劲大,捏的他手腕发红。


这是一个鲲帝,八纮稣浥心想,自己只是低贱的波臣。


他看着北冥皇渊低头,轻轻为自己吹气,低低呢喃着:“不疼啊……”


他仔仔细细的看着他,明明清楚地知道,波臣和鲲帝连朋友都不能做,但是这一刻却不知怎么的,根本不能抽出自己的手。


好像要沉没下去一样。


最后,北冥皇渊带他去藏书阁,一起看地方经卷、奇闻怪谈,直到月上中天,才依依不舍的使人送他回家。


“稣浥,你会常来看我吧!”北冥皇渊从怀里摸出一块令牌,塞在八纮稣浥的手心里,露出一种腼腆而诚恳的眼神。


“殿下。”八纮稣浥低头看着令牌,正要回话,又被北冥皇渊打断。


“叫我皇渊可以吗。”北冥皇渊双手抓着他的手。


八纮稣浥抬眼,在他的期待之下,下定决心的说:“皇渊,我会找你的。”


于是,北冥皇渊心满意足了,笑着说:“我一直等你啊!”


回家之后,少不得听父亲的一顿担忧,八纮稣浥第一次没有放在心上,他向换帖好友梦虬孙打听清楚,原来北冥皇渊天生残缺,周岁便进入了鲲鳞覆体的阶段,因此被鳞王所不喜,皇室中人都不太搭理他。


北冥皇渊其实很孤单。八纮稣浥坐在台阶上,看着父亲锻造兵刃,心不在焉的捧着脸想,不过,也正是因此,他才会不像是一个鲲帝。


“稣浥,你要一起去玄玉府吗?”父亲高声询问,他今天要去玄玉府做工。


“要去。”八纮稣浥没有迟疑的回答,他发现自己几乎无法拒绝去见北冥皇渊。


因为他清楚地知道,这世间的缘分,一但错失,便不可再逢。


而他,无法下定决心错失他。


“稣浥,我等了你三天了!”北冥皇渊满心欢喜的捧着玉粉翠,期待的看着八纮稣浥,“这个很好吃的,保证你会喜欢的!”


八纮稣浥在他的注视下,不得不捏起一块尝了一口,这样精致美味的糕点,身为波臣的他从来没有吃到过。


他抬头看着满眼期待的北冥皇渊,掩盖住心中那一点不忿,细声说:“很好吃的。”


“稣浥,等会一起去看书吗?”北冥皇渊试探着问道,又连忙解释道,“如果你觉得闷,也可以一起……”


“好啊,我们去看书。”八纮稣浥点头,伸手拉住北冥皇渊,他很喜欢看书,而且,玄玉府有很多波臣根本看不到的书。


稣浥主动牵我了!北冥皇渊心里不断重复这句话,觉得自己魂都要飘出来了。


他们把书房的门关了,一起坐到地上看书,彼此间靠的很近很近,北冥皇渊嗅见他的发间有生铁的气味,不算好闻却好像能让人上瘾。


他掩饰的铺开一张宣纸,寥寥几笔画出雨打荷花,然后,拿着狼毫写了一首诗:江上青山无数。绿阴深处。夕阳犹在系扁舟,为佳景、留人住。已办一蓑归去。江南烟雨。有情鸥鹭莫惊飞,便相约、长为侣。


“稣浥,你喜欢下雨吗?”他抓了抓头上的鳞片,有些羞涩的问道。


八纮稣浥从书本里抬头,拿起这张画端详了一会,说:“海境从不下雨。”


“如果可以离开海境呢?”北冥皇渊指着纸上的江南两个字说,“我看书上说,江南多烟雨,那里一定非常的美。”


八纮稣浥有些惊讶的看着他,思考了一会后,还是忍不住点头说:“我也很想知道下雨是什么感觉。”


“对了,稣浥你看!”北冥皇渊听了更是兴高采烈,爬起来从柜子里薅出雨相送的十几副《江南烟雨图》、《大漠孤烟图》、《千里冰封图》等,一张张的展开给八纮稣浥赏画,“这些异域的景致,多美丽啊!”


八纮稣浥一路看下去,也看的有些痴了,含笑道:“如果能够真正看一眼就好了。”


“我带你去啊!”北冥皇渊兴奋的承诺。


明明是天方夜谭、痴人说梦,可八纮稣浥看着他的眼睛,竟真的忍不住相信,点头说:“好啊,去哪里,我都和你一起。”


“那我们说好了!”北冥皇渊伸出手来,笑道,“一蓑衣,一扁舟。”


“青山远流,共赏烟雨。”八纮稣浥搭上他的手,而后,感觉到自己被紧紧拽住了。


一切言语都不及这双紧握的手。


八纮稣浥静静看着北冥皇渊,听他畅谈江南的烟雨、大漠的孤烟,无法不应承这个诺言,至于真能走到哪里、又会有怎么样的命运,根本来不及关心和思考。


他们开始时常见面,有时候一起看书,有时候一起游玩,彼此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,每每都有一种静谧的气息萦绕在四周。


“镔铁晶矿?”八纮稣浥重复了一遍,他子承父业,擅长镔铁冶炼之术,对这种难得一现的镔铁,自是十分在意。


北冥皇渊点点头,献宝似的说:“听说沧玥崖有出现镔铁晶矿,我明天就过去帮你拿到。”


八纮稣浥偏着头想了一会是,说:“我也要去。”


“不行,那里水流喘急,又有时不时喷发的海底火山,很危险。”北冥皇渊连连摇头,“稣浥,我保证拿到镔铁晶矿,你就放心吧!”


这么危险才不放心啊,八纮稣浥蹙着眉,质问说:“你认识镔铁晶矿吗?你知道怎么样才能完整的取出镔铁晶矿吗?”


“……”听起来就很复杂的样子,北冥皇渊眨了眨眼,指天发誓道,“我可以今晚就学会取镔铁晶矿。”


“不行。”八纮稣浥斩钉截铁的拒绝,“我不放心你。”


北冥皇渊有些楞神,突然觉得心跳的太急,好像有些喘不上气。


八纮稣浥作出最后的决定:“明天这个时候见。”


“我,我会保护好你的。”北冥皇渊呆呆的说,“有我在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
明明已经听过很多次,可每次听起来,心头都有种难以言喻的悸动,八纮稣浥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,低头说:“嗯,我先回去准备了。”


北冥皇渊到底是低估了沧玥崖的危险程度,没找到镔铁晶矿不说,还遇上海底火山突然喷发,只得用九炼烽火在峭壁上打出一处洞穴,带着八纮稣浥躲了进去,等待火山停止喷发。


他脱了外衣垫在地上,揽着八纮稣浥坐下休息,自己坐到一旁的地上,带着歉意说道:“稣浥,真是对不起。”


“还好你没事。”想起刚才逼命一刻,他为了救自己差点被卷进岩浆之中,八纮稣浥心有余悸的叹了口气,伸手将他乱糟糟的鬓发理了理,带着几分埋怨说道,“你也要顾好自己才是。”


北冥皇渊抓住他的手,有些心疼的说道:“你手上受伤了,疼不疼啊?”


八纮稣浥摇摇头,装作无恙的看了眼四周,突然看见一旁石壁里,有露出一点异样的光彩。


“皇渊,你看那是什么!”他有些惊喜的喊道,“你去把这块石头敲下来。”


北冥皇渊依言过去,伸手运功将整块石头撬了下来,见里面有两块异铁,看起来流光溢彩,不似凡铁。


八纮稣浥从随身小囊里拿出镔铁冶炼的工具,不多时便撬开了石头取出了两块镔铁晶矿。


“这就是镔铁晶矿?”北冥皇渊围着镔铁晶矿左看右看。


“对。”八纮稣浥将其中一块放到他的手心,再想抽回手时,却被紧紧的拽住了。


八纮稣浥抬眼看向北冥皇渊,似乎是用眼神在询问为何还不放手。


而后,他就被紧紧的抱住了。


北冥皇渊将头藏在八纮稣浥的发间,有些情难自制的说道:“稣浥,我爱你。”


八纮稣浥靠在他的怀里,听着彼此胸口猛烈的心跳,觉得它们都好似相互回应,交织在一起,化为了一个整体。


“嗯,我也是。”他闭上眼睛,仍由自己沉浸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。


简直像是一场美梦,情投意合、互通心意,好似可以像诗里那样:有情鸥鹭莫惊飞,便相约、长为侣。


北冥皇渊真正开始计划离开海境,他迷上了枕在八纮稣浥的膝上,一起谈论中原、苗疆的景致,或者在事后抱一起躺床上,指尖一边绕着八纮稣浥的青丝,一边侃侃而谈今后的美好生活。


八纮稣浥对着他真挚的眼睛,从心底相信着他所说的一切。


直到那日,无意间从父亲口中得知水磷烧的真相,原来,鲲帝手中把玩的雅致器皿,是波臣的骨肉所制造。


八纮稣浥拿了一只带到玄玉府,故意在北冥皇渊面前赏看,果然听见他的赞叹。


他说对不起。


他说,不知道这是波臣的骨肉所制。


他没有任何的坏心思,可他确实是一个鲲帝。


八纮稣浥知道他没有做错什么,可却还是忍不住的想要迁怒。


不欢而散之后,北冥皇渊前来道歉,百般委曲求全。


八纮稣浥枕在他的胸口,却暗暗对自己唾弃,明明心里已经筑起了高墙,可是他却能那么轻易的掠上高墙。


因为真的、真的、真的,好爱他啊。


八纮稣浥想,如果他能做鳞王,是不是可以改变这波臣的现状呢?


然而,无忧无虑的北冥皇渊,并没有登临高位的想法。


“反正有流君啊,其他的事情都免我操烦。”北冥皇渊近乎天真无邪的回答。


他根本就无法真正理解,无法真正知晓——波臣的痛苦。


八纮稣浥看着他,只觉得心头火起,“这就是你的志气吗?”


北冥皇渊回头,无不温柔的看着他,“不是说好了一起离开海境吗,已经差不多准备好了,再过几个月,我们就可以一起去看江南的烟雨、苗疆的大漠……”


八纮稣浥闭上眼,只觉得心如刀绞,他已经接触到了海境鳍鳞会,根本就不能陪他一起离开。


可是,这样绝情的话语,要怎么样才能说出来呢?


“你就不觉得……”八纮稣浥想要责问两句,却又被北冥皇渊打断。


“稣浥,那些都不重要,什么鳞王、什么王爷,这世间一切都不及你,我只想和你永远在一起。”北冥皇渊捧着他的手说。


于是,诀别的话语,只能一拖再拖。


每一日见他,想到终究要同他离别,就觉得痛彻心扉。


八纮稣浥很多次夜里,看着他的睡颜,在心里想:不能将他卷入这场战斗,最好让他快点离开海境,北冥皇渊就应该一生无忧无虑。


可惜,天不随人愿,三王之乱开始,北冥皇渊暂时无法离开海境。


而因为三王之乱,鳍鳞会也要退回关外。


在玄玉府度过的最后一夜,八纮稣浥躺在北冥皇渊怀里,睁着眼睛看了他一夜,像是要将他的每一寸骨骼都刻入心底。


身体里有一种冲动,想要告知他一切,想要同他一起去江南,想要和他度过一生一世。


但,八纮稣浥强抑了下来。


天光尚早,北冥皇渊揉了揉睡眼,问道:“稣浥,你今天要去干什么,为什么要这么早离开?”


八纮稣浥没有回答,只背过身低头,认真的穿衣,等穿着整齐后,才回头看向他,眼眸如一汪静水,没有任何波澜,“你再睡会吧,我要先离开了。”


北冥皇渊不明所以的点点头,说:“稣浥,那我等你吃晚饭好不好?”


八纮稣浥依然没什么表情,“……好。”


他终究,不敢当面说出来。


离开玄玉府的每一步,都像是把自己的心放在脚下,八纮稣浥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眼,因为看一眼就会不舍离开。


直到离开皇城,他才敢回头望一眼,这一刻,心好像已经不会痛了。


皇渊,皇渊,皇渊。


从此以后,唯有理想。


我想辞职……

嗨,绯闻女友!八

      《白昼如夜》顺利杀青,杨紫其实不太想无缝进组,准备放松放松心情,再接个综艺换换心态。


  但是,欢瑞又争取了个献礼剧过来,相当不错的剧。


  这种正剧有的是演员费尽心思想要得到角色,哪怕可能只是一闪而过的镜头。


  毕竟,接下来很久很久一段时间,全民都会反复观看,可以最大限度提升国民度。


  “那对手戏的男演员是谁啊?”杨紫一边翻看剧本,一边问道。


  “应该会是张艺兴吧,听说已经签了意向约了。”小助理随口回道。


  杨紫猛然放下剧本,察觉好像反应太大,干脆马上起身说道:“那感觉这个本子还不错,男演员演技也可以。”


  “班底也非常棒啊!”助理立刻接话,这种群像剧有很多明星,说不定可以看到自己的爱豆啊!


  “雅哥怎么说?”杨紫怀着小心思问道。


  “只有四个字,不可错过!”小助理连连点头。